<tt id="xhoms"></tt>
<rp id="xhoms"></rp>

        <source id="xhoms"></source>

      1. 加盟模式存隱患、變質水果店內賣,百果園跌倒在自家“果園”

        “是這樣,加盟之后,百果園門店每日的營業額統一進入集團賬戶?!卑俟麍@一位加盟負責人向藍鯨財經記者介紹了百果園特殊的加盟模式,在其描述中,加盟商的經營收入來自百果園集團的“月度回款”,而除了承擔經營成本外,其在門店財務管理方面的自主權似乎并不大。與此同時,正在沖刺IPO的百果園近日卻因食安問題飽受質疑,上市前景不容樂觀。

        正在沖刺IPO的百果園近日卻因食安問題飽受質疑,不僅如此,其與加盟商之間的合作模式也引發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多重問題影響下,百果園上市前景不容樂觀。

        “是這樣,加盟之后,百果園門店每日的營業額統一進入集團賬戶。”百果園一位加盟負責人向藍鯨財經記者介紹了百果園特殊的加盟模式,在其描述中,加盟商的經營收入來自百果園集團的“月度回款”,而除了承擔經營成本外,其在門店財務管理方面的自主權似乎并不大。

        對此,中國食品行業分析師朱丹蓬指出,百果園的加盟模式利好企業,在這種模式下,企業有時間差,可以獲取更多收益,但整體來看,接近于霸王條款,當整個市場經濟環境較好、或者公司內部經營比較順暢的時候,問題不會太大,但當整個經濟出現問題,或者商戶的運營能力出現問題之時,加盟商和總部間就會滋生資金方面的問題。

        那么,加盟后若公司出現資金問題,是否有相關措施保障加盟商的月度回款?藍鯨財經記者就此采訪了百果園方面,不過對方表示,暫時不方便回復。

        “這屬于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問題不大。事實上,現在對于百果園影響最大的,還是IPO之前出現的食品安全問題,這對于公司的上市進展及其今后的發展會產生一定阻礙。”朱丹蓬如是說。

        食安危機來襲,百果園跌倒在IPO前夕

        上述提到的食品安全問題,還要從5月6日說起。

        彼時,五一假期剛結束,距離百果園遞交招股書也剛過4日,正值公司上市關鍵時期。而一則爆料視頻的出現,將公司的經營問題徹底暴露在公眾視野。

        視頻中,自媒體“內幕糾察局”暗訪了兩家百果園門店,發現工作人員將變質水果被用來做果切、將發霉蘋果被繼續售賣等情況,且涉事門店對于總部禁止銷售隔夜水果的要求也熟視無睹,同時還將小鳳梨當大鳳梨售賣,存在魚目混珠,欺騙顧客的行為。

        至此,這個在最新招股書中,還自豪于“往績記錄期間及直至最后實際可行日期,我們并無遭遇任何重大產品安全事件”的高端水果零售企業,最終還是在上市前夕栽了跟頭。

        次日凌晨,百果園通過官方微博對此發布致歉聲明,稱經自查,涉事門店確存在將水果違規分級、售賣隔夜水果、故意躲避總部檢查相關問題。針對此,已按公司加盟店管理辦法停業整頓,并責令加盟商對涉事門店員工進行停職再教育,同時對門店所在片區督導記大過一次,對區域負責人給予警告處分并要求其整改到位。

        “對于此次事件,我們深感痛心和愧疚。”不過,百果園這一(看似)誠懇的回應,沒能等到消費者諒解,反而等來了官方的點名。

        5月8日,針對百果園近期出現的食安問題,上海市消保委發文指出,近年來,很多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都與加盟店相關。品牌不能一味追求擴張速度,而疏于對加盟店的管理和監督。消費者依法享有知情權,門店是否屬于加盟店是涉及商品與服務質量的重要信息,品牌方有義務向消費者明示。

        顯然,百果園此前在這方面做得并不夠。

        而鑒于以上“暗訪百果園”情況,百果園方面向記者表示,本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原則,公司快速反應進行內部核查,并在第一時間采取了4類整改措施。

        具體如下:1、對全國所有門店組織學習。同時以各區域為單位,各區總為第一責任人,對全國各門店經營與品質管理進行再度自查;2、開展為期一個月的食品安全檢查月,嚴查門店違規行為;3、進一步強化門店 SOP 作業培訓,提升門店全員對鮮度管控意識,嚴格按照公司標準執行,并升級門店吧臺、冷柜等操作區的監控管理;4、督導每月完成一次線上監控巡查和線下到店巡查,并利用巡扶帶教系統跟進整改結果;督察每月到店巡查一次,每日監控抽查;每月組織一次覆蓋所有每店的食品安全突擊檢查;神秘顧客不定期對門店進行果品鮮度和服務的明察和暗訪,及時糾正門店在經營當中的不規范操作。

        在業內人士看來,百果園的反饋還算及時,但后續落實情況究竟如何,仍有待關注。

        利益分歧之下,加盟商在為誰做嫁衣?

        事實上,目前國內外做到一定規模的零售商,都或多或少存在產品質量和服務上的問題,尤其加盟模式之下,管理的難度相對大很多,十分考驗企業。

        “但這也正是加盟制企業需要長期做的功課。”零售電商行業專家、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他指出,一方面,企業要不斷地保障加盟商可以有利可圖,能賺錢,這樣才有更多的加盟商參與進來去擴展擴大企業規模;另一方面,隨著規模的上升,風控也會難度越來越大,這個時候便需要零售企業不斷投入更多資金、人力和資源,從各個層面加強監督管理和保障措施。上述兩大方面需齊頭并進、協調發展。

        而對于百果園來說,后者顯然已被迫開始得到重視,但前者的隱患似乎仍埋于地下。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2年5月2日,百果園共擁有5351家線下門店,其中加盟店5336家,占比超99%。此外,2019年-2021年,加盟門店在總收入中所占比重分別為87.7%、84.0%及80.5%。

        可以說,加盟商為公司百億規模的實現做了不小貢獻,且還在持續為其上市之路“添磚加瓦”。但對于這個與自己共進退的創業伙伴,百果園是如何做的呢?

        藍鯨財經記者在與公司加盟負責人的交流中了解到,目前,百果園有A、B兩種加盟模式:A模式是由加盟商負責門店所有投資,總費用在27.7-29.7萬元,合同期限為5年;B模式則是由百果園公司提供門店的裝修和設備,加盟商負責門店其余投資,總費用在8.5萬元左右。這是二者在前期投入上的區別。

        “不過后者準入門檻更高,有審核條件,如老加盟商增開新店可以、店助及以上級別可以、一年以上的員工可以。新加盟商現在只能是A模式。”上述加盟負責人如是說。

        據其描述,在A模式下,若意向加盟百果園,則加盟商需支付前期的租金、裝修、設備及加盟費等等,待門店正式開始經營后,總部每日會配貨給門店,期間線上線下所有收入均進入集團賬戶。

        然后集團總部會對不同門店的毛利部分進行結算,并收取3%-25%的毛利額作為特許經營資源使用費,于每個月10號前再回款到加盟商門店相應的對公賬戶里面。不過,期間店內人工成本、水電及鮮果產品的損耗成本等由加盟商自行承擔。

        對此,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指出,這種模式更有利于企業,因為幾乎所有經營和財務成本都有加盟商承擔,而企業在擴大門店網絡的同時,還能夠享有加盟商資金賬期的紅利,而對加盟商來說,背負巨大負擔的收益就是穩定的業務支持而已。

        從某種程度來看,加盟商的付出或只是在為百果園做著嫁衣。業內人士坦言,這種明顯偏向企業的模式缺乏穩固的共同利益基礎,或難長期維持。

        而除了財務方面受制于總部外,就加盟商目前的經營處境來看,似乎也并不樂觀。據《豹變》消息,即使在百果園強勢布局的一線城市,靠加盟百果園賺到錢的也只有30%,還有30%處于虧本狀態。不少加盟商還沒熬過兩年回本期,就選擇了轉讓店鋪。

        記者也在知乎平臺瀏覽時注意到,談及百果園加盟,不少從業者表示曾深受其害,甚至無奈稱自己為“冤大頭”。

        一位零售從業者曾直言,加盟一事最根本的分歧,在于總部的利益和加盟商的利益不一致。“總部需要售賣更多的原材料和物料,更看重營業額,所以活動力度可以做的很大;而加盟商要的是利潤,所以在追求利潤最大化的路上,會跟總部產生一定分歧。”

        事實上,在上述分歧下,百果園曾陷入過一次加盟危機。據媒體報道,2018年之前,百果園曾因加盟亂象頻出致公司虧損而關閉加盟業務長達十年,后在資本加持下才重新對外開放特許加盟,并借此擴張,坐上了線下水果連鎖店老大位置。

        而現如今,業內人士指出,如若百果園對上述情況不予以重視,致使加盟商與總部的目標分歧持續加大,那么隱患繼續埋下,日后隨時可能會有更大的風險爆發。

        面臨業績瓶頸,百果園的增長路在何方?

        但在此之前,擺在百果園面前的還有一道棘手難題,即業績增長陷入瓶頸,出現增收不增利的窘境。

        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百果園的營收分別為89.76億元、88.53億元和102.89億元,凈利潤則僅有2.48億元、0.46億元和2.26億元,尤其在2021年,營收相較于疫情前的2019年增長約15%,但凈利潤卻不增反降,減少了近9%。

        百果園曾在招股書中提到,公司的收入主要受加盟門店的數量和業績的影響,尤其,新開加盟門店數量及門店經營業績將持續影響產品銷售收入和特許品牌收入。

        然而,在近幾年的發展中,加盟門店卻并未給公司帶來預期收益。據了解,2019年至2021年,百果園分別新增928家、695家、865家門店,結合同期閉店數量來看,每年的新增數量在400-800家區間。不過,與此同時加盟門店的單店年收入卻出現下滑。

        據第一財經統計,2019年百果園加盟店為4302家,實現收入77億元,平均單店年收入為179萬元;2021年,百果園加盟店數量增長至5234家,實現收入81.2億元,平均單店年收入155萬元,較2019年下降了24萬元。

        此外,國內水果行業產業鏈長,從產地到消費者之間的流通環節平均在五個之上,加之中國果蔬行業冷鏈覆蓋率較低,行業存在全產業鏈累計損耗率較高等問題。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行業損耗率普遍在35~45%,疊加多層次分銷成本后,行業利潤率較低。

        而對于百果園來說,水果品類的銷售收入長期維持在95%以上,如此一來,公司利潤率不可避免處于較低水平。據悉,與百果園臨近時期遞交招股書的洪九果品,2021年百億營收之下,凈利潤也僅2.92億元。

        在此背景之下,百果園也在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一方面,通過打造自有品牌,實現規模的增長;另一方面,將品類擴展至大生鮮領域,于2019年推出大生鮮戰略、次年推出熊貓大鮮品牌等,意在謀求更多發展可能性。

        圖片來源:百果園招股書

        2019年-2021年,公司大生鮮的收入由3289萬元快速增至2.03億元,但在總營收中的占比最高也僅2%左右。新業務的業績帶動作用仍存在較大未知性。

        不可否認,百果園所處的生鮮行業前景仍十分可觀。據弗若斯特沙利文,中國生鮮食品零售總額由2016年的3.47萬億元增至2021年的5.64萬億元,CAGR為10.2%,2026年預計達8.48萬億元,CAGR為8.5%。

        而關于上述行業利潤率較低的情況,國泰君安也指出,隨著倉儲和冷鏈物流技術的發展,損耗率正逐步降低;且大規模集中采購利好削減成本,利潤率有較大提升空間。

        因此,若能持續擴大規模、提升市占率,那么企業發展前景也更為光明。但如今,受制于資金的限制等,企業施展空間有限,在這一背景之下,上市便成為較優的選擇。

        記者了解到,除百果園外,“北鮮豐”(鮮豐水果)和“西洪九”(洪九果品)也都按下了IPO按鈕,意欲登陸資本市場。

        談及水果零售企業爭相上市一事,莊帥表示,一般一個行業出現上市公司就意味著這批公司已做到一定規模。從水果品類來看,目前百果園、洪九果品兩家頭部企業均已達到百億營收,基本過了生死線,而百億的市占率僅在1%及以下,意味著市場前景可觀,在這種情況下,企業也會謀求上市進一步擴大規模。

        在他看來,上市的好處諸多,一方面可以讓企業獲得公眾市場的影響力,受到合作伙伴及產業鏈的關注等,對外合作的效率和信任度也會大幅提升,從而幫助其拓展更多的區域,成長為全國性企業;另一方面是資金和資源上的支持,上市后企業不僅擁有了二級市場上的融資渠道,還會獲得地方政府的資源支持,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等等。

        水果江湖競爭激烈,直至今日,關于“水果第一股”花落誰家的討論仍不絕于耳。而作為行業老大的百果園,究竟會栽倒在食安危機的跟頭下,受困于業績瓶頸,自此萎靡不振?還是會一舉奪魁,拿下“第一股”的頭銜,謀得進一步發展?藍鯨財經記者將持續關注。

        相關閱讀
        急求上市的百果園,四面皆敵
        開店5000家年入超百億,水果真的是一門難做的生意嗎?
        百果園,等待IPO的困獸
        百果園水果周期長,出現變質,包裝也大有“學問”
        色老汉电影
        <tt id="xhoms"></tt>
        <rp id="xhoms"></rp>

              <source id="xhoms"></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