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xhoms"></tt>
<rp id="xhoms"></rp>

        <source id="xhoms"></source>

      1. 掛牌七年后鼎宏保險擬“逃離”新三板,2021年營收腰斬、凈利縮水7成

        鼎宏保險公告,根據公司長期發展戰略規劃及降低企業運營管理成本、提升資本運營效率等多方面需要。經慎重考慮,擬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提出申請公司股票終止掛牌。

        新三板掛牌保險中介公司的“摘牌潮”還在繼續。近日,鼎宏保險銷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宏保險”)公告稱,根據戰略規劃、降低運營管理成本等需要,擬申請在新三板終止掛牌。掛牌7年,歷經行業“報行合一”、車險綜改后,鼎宏保險卻以營收、凈利雙降至不及2015年的業績表現收場。

        鼎宏保險的業績表現恰也是行業縮影,傭金費率壓縮正在“吞噬”以車險業務為主的保險中介機構的生存空間。盡管各機構正在以調整業務結構、加速科技賦能等手段轉型,但仍要面臨短期陣痛,轉型成績,也仍待時間檢驗。

        2015年掛牌聚焦汽車后市場,7年后營收繞回“原點”

        鼎宏保險成立于2012年3月,由寧波轎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資設立,依托于股東在汽車經銷領域的背景,鼎宏保險成立即錨定于車險業務,通過自建銷售團隊及車商等渠道直接面向客戶代銷車險產品。

        2015年11月,鼎宏保險獲批正式在新三板掛牌。在掛牌前后的一年時間里,鼎宏保險沖勁滿滿,開啟了設立全資公估子公司、收購浙江今日行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推進鼎壹車管家O2O平臺建設、收購融資租賃公司股權等一系列動作。

        當時,鼎宏保險的戰略定位于“互聯網+車險+汽車后市場”,提出致力于成為汽車后市場全產業鏈的綜合服務商。努力之下,業績也有所回報,掛牌之后,從2015年至2018年,鼎宏保險營收與凈利潤齊頭并進,營業收入從2015年的1.27億元,增至2016年的2.68億元,又在隨后兩年分別增至3.12億元、3.85億元。歸母凈利潤也在這四年間保持在千萬元以上,分別為1042萬元、1367萬元、1665萬元、1414萬元。

        但從2019年開始,鼎宏保險業績開始逐步收縮,營業收入2.72億元,同比縮減29.4%;歸母凈利潤當年縮水55.04%后僅盈利635.7萬元。對于當年的業績表現,鼎宏保險表示一方面是對部分經營管理能力較差的分支機構進行整改與關停,另一方面則是因車險手續費“報行合一”的實施,導致行業平均結傭比例大幅下降。

        隨后情況繼續“惡化”,鼎宏保險2020年營收2.44億元,2021年進一步收縮至1.23億元,縮水49.49%,幾近腰斬,甚至已不及2015年營收數據;歸母凈利潤則出現了69%的收縮,2021年僅實現160萬元。

        (圖片來源:東方IC)

        對于2021年營收的收縮,鼎宏保險解釋是自2020年9月車險綜改以來,保險代理業務傭金結算費率與實施前的大幅下降所致。

        在此背景下,鼎宏保險提出摘牌方案,公告顯示,根據公司長期發展戰略規劃及降低企業運營管理成本、提升資本運營效率等多方面需要。經慎重考慮,擬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提出申請公司股票終止掛牌。

        不過對于目前的摘牌進度與進一步規劃,鼎宏保險并未對采訪做出回應。

        保險中介日子“難過”,轉型步調難跟上業績跌速

        日子不好過的機構,不僅鼎宏保險一家。從近日披露的年報來看,新三板掛牌保險中介機構2021年業績多有下滑,除未披露年報的山東怡富保險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外,其余13家掛牌中介機構中,9家機構營業收入出現不同程度的收縮,8家機構虧損。

        業績下滑機構中,尤以重點布局車險業務的機構為主。

        山東潤華保險代理有限公司(簡稱“潤華保險”)2021年營收降幅達到74.84%,從其原因來看,一方面是報行合一政策下單筆保費和代理費率下降幅度較大,從而導致代理收入規模較上年同期下降較多;另一方面是減少毛利率低的續保業務,同時因芯片短缺導致新車銷售比往年減少20%以上,導致新保業務下滑較大。

        廣東創悅保險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在年報中直接透露了費率的波動數據,2021年,創悅股份主營業務收入同比下滑27.14%,主因系車險綜改后,公司車險代理費收入政策由原來按保費25%左右費率下降為16%左右。

        新三板掛牌機構的表現也僅是行業縮影,藍鯨保險與業內溝通時了解到,不少主營車險業務的中介機構日子都不好過,費用被大幅擠壓,營銷人員流失,機構的生存空間在逐步收縮。

        其實,早在2015年的年報中,鼎宏保險即提示了自身業務潛藏的問題,“因公司代理的車險產品較為標準化,且車險保費定價由保險公司統一確定,而隨著市場競爭加劇,公司為拓展業務,成本相應提高,導致毛利率有所下降。”

        此前數年,保險中介處于以傭金費率高低為導向的粗放競爭市場之中,高返還、變相降費、商業賄賂等行為屢禁難止,導致行業出現經營成本增加、經營風險上升、行業信譽下降等一系列問題。

        在行業執行“報行合一”及車險綜改政策,疊加市場競爭加劇因素,車險手續費傭金比例下調明顯,而依賴于車險傭金發展的中介機構,出現了趨勢化的營收、利潤雙降現象。

        各機構也在尋求轉型與發展之路,包括業務結構調整,如同昌保險在2021年年報中透露,隨著市場變化,公司目前已將車險業務取消,減少公司業務虧損。同時發展非車業務,在傳統的工程業務的基礎上,不斷推新產品,適應市場發展的需要。

        或是加大科技投入。誠安達在年報中明確,和科技公司持續合作,通過各類保險科技產品達到重塑組織架構、改造業務和管理流程、提高運營效率、提升風控水平等;同昌保險提出,正探索“互聯網+同昌保險”的發展新模式,在未來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中利用移動互聯網和保險行業大數據積極嘗試和推進車險產品的研發。

        行業也在持續提出建議,比如擴大產品維度,搭建起豐富的產品體系,在車險之外增加健康險、企財險等產品,尋找規模增長點;優化并完善服務,圍繞汽車后服務市場形成應用閉環,提升客戶粘度;又如組建中介“聯盟”,打破數據壁壘,提升與保險機構議價能力等等。

        轉型突圍之路有多條,只是市場環境在前,行業積重難返,對于多數缺少資源與經驗,且體量有限的保險機構而言,能否跑贏業績壓力,留有問號。

        相關閱讀
        前海人壽一季度凈利大幅下滑,償付能力預警,頻繁套現回籠資金
        證券簡稱變更為“隆基綠能”,隆基股份在低碳道路上加碼布局
        中芯國際2022年Q1營收118.5億元同比增62.6%,凈利潤28.4億元同比增175.5%
        安信證券給予華設集團買入評級 ,公司一季度利潤同比增長17.69%
        色老汉电影
        <tt id="xhoms"></tt>
        <rp id="xhoms"></rp>

              <source id="xhoms"></source>